窗中万象|以窗为眼睛,表达建筑的情绪

海水以它的颜色让世界扩展,反射着天空,使倒影充满生气。

渔船是这个场地的特色,日出而作,伴着岸边波浪起伏的芒草。

夕阳撞破海面,碎成星星点点的灯火。

透过西海美术馆展厅的窗户,都可以看到这一切景物。努维尔说:“必须将光当作一种物质”,光穿过不同的窗户,就有了不同的形状。

1、纵横的风景

7号厅和8号厅为长方形展厅,是轻巧优雅的空间叠合。

每个展厅向海一侧各开4扇窗户,或纵或横的长方形。向外看去,景幅、景深各不相同,风景也随之变换形状。

超白玻璃保留了室外景致的原生色度,以窗为框,山海入画,丰富室内外的联系,展品、建筑、自然与城市的互动在观赏行进间持续发生。

“我们用我们的感官思考,我们用我们的想法感觉。”

2、开向天空的窗户

光从3号展厅顶部倾泻而入,洒向中庭的植物。

中庭以玻璃围合,与展厅内部并不相通,视线可以穿过植物景观直抵天空,意识在艺术作品与自然背景之间自由流动。

透过窗户的阳光为室内注入清新的视觉体验,似乎能感受到被植物净化过的空气,还带着海风的咸鲜。

这一方空间或许是让观者豁然开朗的桃源之境,亦或是激发艺术家创作灵感的陌生浮岛。遮阳百叶使庭中景观根据艺术家的需求显现或消失,赋予展览形式无限的新可能。

“探索是一种责任,了解是一种强烈欲望。”

 

3、伺机而动的环绕

窗户不再是简单的镶嵌,而是像生长的藤蔓一样攀爬于建筑表面。

空间结构灵活的4号展厅顶部以玻璃段带代替厚重的水泥分隔,与两侧展墙的透明空间相接,形成2道三面环绕的立体观景框。它伺机而动,实时捕捉早、中、晚各时段不同方向的光线。

清晨的生机,午时的明媚,夕时的温存,都落入它的眼中,更像是一场光与建筑的追逐游戏。人在空间里移动,光线随时间变化,时空交叠,投下深浅不一的影子,成为一场自然与观者交互的实验艺术。清晨的生机,午时的明媚,夕时的温存,都落入它的眼中,更像是一场光与建筑的追逐游戏。人在空间里移动,光线随时间变化,时空交叠,投下深浅不一的影子,成为一场自然与观者交互的实验艺术。

“建筑具有超越的能力,它能够显露地理、历史、色彩、植被、视野和光线。”

西海美术馆的窗户形制各异,努维尔在《路易斯安那宣言》中说过建筑要“避免平庸化,避免愚蠢的重复”,他用窗户细节的建筑语言来表达和强化美术馆的艺术属性。

窗户是光与视线的通道,透过窗户向外看去,飞鸟、游鱼、植物、沙丘、鳞次栉比的渔船互相呼应,是这片地域的原生诗意。

从建筑外部看,流云、夕阳、天空以新的角度被复刻,光影交汇间的物象叠错成流动的画面,重新构建平面的空间关系,形成“画中画”的风物意象,将对艺术的感知扩展到另一维度。

窗户是建筑的眼睛,建筑师通过它表达建筑的情绪,个性鲜明、丰富有趣。山、海、花园与城市以新的空间组合方式被引入美术馆中,让建筑精神抖擞、朝气蓬勃。

分享

关注我们